自贡某知名装修公司疑似跑路 业主、供应商损失惨重

自贡晚报2021-10-07 08:23:36

报料有奖

微信平台发送“报料”,在线留言即可
TEL:0813-8218666

线索见报奖励30至500元



“之前还谈得好好的!” 

10月17日上午,郭女士突然被道禾装饰公司项目经理张某某拉黑后就慌了:“听说公司被人收购了,今后该找哪个?”据悉,在这之前双方一直在商议处理,郭女士刚装修好房屋卫生间漏水相关事宜。


其实郭女士遭遇只是“道禾装饰”人去楼空引发的连锁反应之冰山一角,目前供应商和部分业主专门组建了一个成员超过60人的微信群讨债维权。


新房问题多甲醛超标卫生间漏水


郭女士和丈夫常年在外,2017年9月将购置于沿滩新城君豪御园住宅小区2栋4楼一套商品房,交予道禾装饰公司进行装修,双方签订了合同:“之前签的是半包,想省点钱,后来实在没人照看,改成了全包。“郭女士表示,装修期间只有家住庙坝“什么都不懂”的父亲上来看过几次,但想到对方是大公司也没有多想。



今年3月交房“晾”了几个月后味道仍然很大,7月郭女士请专业公司前来检测发现甲醛普遍超标,其中客厅超了三倍,三间卧室超标五到六倍(国家标准为每立方米0,10毫克,三间卧室分别为0.49毫克、0.53毫克和0.61毫克)。


“房屋装修和鞋柜等是道禾,整体衣柜是一家,全屋家具是另一家——”郭女士称涉嫌房屋甲醛超标疑似对象,包括道禾装饰在内一共有四家,其余三家都分摊了检测费用以及后来为除甲醛专门购买电风扇等费用,只有道禾装饰没认账。


味道基本除净后,今年9月郭女士的表弟住进了新房,一周之后发现洗手间外墙涂料起泡、脱落,郭女士怀疑房屋防水不过关,便联系了之前一直和自己接洽的房屋装修项目经理张某某,两人聊天记录显示:


郭女士表示“把洗手间敲了,重新做防水”,张某某回复“这个得检查了来,看是什么原因”,郭女士表示“十月底一定要整好”,张某某回复“已经在处理,货还没到,就这两天到了就处理”。



截图显示时间为10月13日,双方沟通正常,但郭女士没想到短短几天过后自己就被张某某拉黑了。


微信被“拉黑”称公司被他人收购


10月17日郭女士收到项目经理张某某发来的“公司已关闭,转让”信息,并粘贴了道禾装饰内部微信群聊天内容,紧接着就把郭女士拉黑了。


粘贴内容为:

童某某

@所有人

通知,陈总已把公司卖给别人,如有愿意留在公司和以后的老板一起干的员工等待通知,如果有私人物品的报备,从明天开始将不再上班等候通知。

员工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郭女士慌了神:“今后我该找哪个?”她请人算了一笔账把卫生间瓷砖敲掉重新做防水花费将超过万元。她甚至不知道道禾装饰“门往哪个方向开”,只是听对方介绍是一家全国连锁的大公司。


郭女士至今都不明白当初她的个人信息是如何泄露出去的,自从购买房屋后来自各家装修公司的电话就没断过,其中就包括“相对而言报价较低”的道禾装饰。


公司大门紧锁楼下供应商一波接一波


通过网上查询,道禾装饰办公地点距离郭女士房屋所在小区直线距离不超过一公里,10月17日下午4时许,记者来到该处发现公司大门紧锁,硕大招牌显示该公司为“全国大型家装连锁企业”,经营项目为定制、私人定制和高端私人定制。



楼下空地聚集了一小撮一小撮人群,三三两两在低声交谈,并不时有人加入其中。刚开始记者以为对方是道禾装饰员工,说明来意后对方脸上明显露出“还以为多大个事儿,原来是卫生间漏水”类似表情,接下来的交谈中得知聚在楼下的多数为前来追讨货款的供应商,其中有供应河沙的,供应石材的,还有供应厨卫设施的,涉及款项从数万元到十多万不等,有欠了一两个月的也有欠了一年以上的


“从刚开始半个月一结到后来的月结,再后来就一直拖。”供应商表示之前曾多次上门收款,所不同的是:“以前还有人在,现在招呼都不打就门锁了人跑了——”


“我都不晓得,今天上午还在创兴城做防水。”人群中一位中年妇女告诉记者她是专门帮道禾装饰做防水的,包工包料一行四人干了好几月没领到钱不说,自己还贴材料钱。


供应商普遍对“被收购”说法表示怀疑,认为种种迹象显示“老板卷钱跑路”可能性很大:“你想想经过这一闹,谁还会接手这个烂摊子——再说除了办公用品这种公司并没有多少资产,估计办公场所也是租的。”也有人表示听说道禾装饰在成都、宜宾都开有分公司“应该会有人来管。”


建群维权经济纠纷还是商业欺诈


陆陆续续前来追讨货款的供应商和闻讯赶来的业主,当场组建了一个维权微信群,到当天晚上成员突破了60人,涉及行业从水泥河沙到卫浴灯具,一位经营“硅藻泥”的供应商称拖欠金额巨大“说起来就想哭”,并在群里打起了广告称“请大家帮帮忙照顾照顾生意,减少点损失”。


一位业主在群内反映自己的房子从今年3月份一直装到现在都没完工,相关款项却基本付清。另一位业主表示“收了钱敲了几块砖就跑了。”有人当即到附近派出所报了案,也有人在群里征集道禾装饰负责人相关相关信息,准备上门讨要。


群内其中一个讨论重点为究竟是“经济纠纷”还是“商业欺诈”,有人表示该公司在2017年就更换了法人现在“真正的老板其实另有其人”称:“这就是一起有预谋的诈骗行为,对方把资产早就转移了,今后打官司即使赢了还是拿不到钱!”


接下来事情似乎出现了转机,一位成员在维权微信群内转发了一段“道禾装饰工程部”微信群内的聊天记录,一位身份疑为公司负责之一的副总经理表示:

副总经理

各位项目经理,我作为公司曾经的副总经理同样也是公司员工之一,大家在一起同甘共苦两年多对公司是有感情的,公司出现这种问题很突然,外面的谣传很多,请大家尽量做好善后,维护好客户。我们现在首要解决的是客户和工人的问题。我也希望道禾能在自贡圆满的结束,就麻烦各位项目经理跟各自客户沟通好,如果要继续装而项目经理不愿意管的,我们找人接手,如果客户不愿意继续装就办理结算,该退的钱我会找负责人协商。如果非要找人来负责,我作为一个自贡人退给客户的费用我会一力承担,这也是我能为公司做的最后一件事了,请大家在两天之内把客户情况告知我,谢谢!

XXX

欠供应商的钱怎么办?也没有看见一个还款计划!



但群内多数成员对上述内容并不买账:“欠供应商的钱怎么办?也没有看见一个还款计划!”他们怀疑这只是对方的缓兵之计。


自贡晚报记者 张才 摄影 周航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