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掉中间环节与回扣!装修界“严选”嘿装咻站上亿万级风口

企业说2020-08-08 08:24:54

约3500字 3分钟看完


忙过装修的人,都有一种既憧憬又苦不堪言的心情。装修是一项大工程,从选择装修公司、确定设计风格、挑选使用材料、监督工程进度等,即便是“一站式”装修或选择互联网家装,也同样劳神伤身;如果其中的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更可能导致装修效果不达预期、材料质量不过关等问题。



为何当前的装修总这么难?“互联网+装修”又为何难以直击行业痛点,给出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互联网究竟能为装修行业带来什么?前瞻将带你一探究竟。

揭秘传统装修的潜规则


对于家庭来说,装修是“筑梦”,把自己对生活方式和审美的追求,嵌入到来之不易的房子里,让房子真正变成“家”;对于商业建筑而言,装修则是“脸面”,对入驻商户和企业的招徕与对人流的吸引,都需要有风格、有品位的装修。家装或者工装,出发点都是对想象的构建。然而,要把想象具化,就不得不去淌过装修行业这道深水。



装修行业一直存在“大市场、小企业”的问题,鱼龙混杂在所难免。根据相关统计,2016年中国装修产业市场规模已经超过了4万亿,市场体量极其巨大;但另一方面,在这个万亿级别的市场中,产值超百亿的装修企业却是凤毛麟角。即便是在主板市场实现上市的那些装修公司,也没有一家能占到市场份额的1%。


市场集中度不高,也让装修服务难以标准化,质量控制也很困难。传统上,客户也多是靠熟人推荐的方式去找装修公司,以避免“掉坑”。这也让装修市场无法真正达到市场化:装修服务的提供商和需求方被信息不对称所割裂开来。


这也就导致了行业内的分包和转包问题。有品牌、有获客渠道、有相关资质的装修公司或者平台,将自己承揽到的装修业务分包和转包出去,不费吹灰之力稳拿收益。“他们可以拿到20%-30%,互联网巨头的利润率也不过这么多,但装修可是传统行业!”嘿装咻的CEO孙新法透露称,分包和转包所占去的巨大中间收益,是导致装修价格虚高的一大原因。



价格虚高的另一个原因还在于装修材料市场以回扣为主的价格体系。装修公司可以从材料商那里拿到工程价,这个价格通常是4折左右;而消费者则只能拿到零售价,一般在6折以上。装修公司和消费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价差,也是回扣产生的土壤。即便是在国外统一标价的洋品牌,在进入中国装修市场之后也不得不在顺应这种双重价格体系,以维持既得利益主体的生存空间。

装修界的“严选”


凭借二十余年从业经历积累的材料商资源和对施工标准的认识,嘿装咻从一开始就有能以“严选”模式和标准化施工这两个亮点切入互联网化装修市场的基石。把自己定位在中高端市场,只做1000平米内的精装修,也让嘿装咻的“严选”和标准化模式更容易得到来自客户的支持。


“严选”气息最为浓厚的,是材料。进入嘿装咻的公众号,打开“云材料仓”,就能发现嘿装咻的材料选择界面与众不同——每一件商品只有一个供应商,无须消费者对材料商做挑选;供应商也都是品牌的直营店或地区总代理,但报价却能做到甚至比该品牌官方旗舰店上的还便宜。记者在“云材料仓”随意点开了一款某品牌的一款墙漆,将该款墙漆和底漆的单卖价加总得出的报价为655元,这个价格比旗舰店上的组合价776元都低了121元。



对消费者和设计师而言,相比于一般互联网平台由着他们在并不熟悉的材料商之间不停自己做选择的“母爱思维”,嘿装咻的打法更像“父爱思维”——以二十年的经验告诉他们哪家才是真材实料、性价比最高。而之所以价格能有这个优惠,则得益于嘿装咻本身就是装修公司,能用工程价去拿货,这就让消费者不再受装修行业的回扣沉疴和价差之困。



而对于材料商而言,嘿装咻一直对他们免费开放,用专业摄影师为他们拍摄材料,并向设计师推荐他们的优质产品;在嘿装咻“云材料仓”展示的材料图片和属性的下方,也都毫无保留地附上了该材料商的实体店地址和联系方式,材料商接入嘿装咻后获得了免费推广,因而也愿意接入到嘿装咻,并且利用自身的巨大渠道给嘿装咻带来客源。


施工标准也同样是“严选”,嘿装咻也省去了让客户费心挑选的环节,将业内公认最为优良的工艺和标准用实拍图片和视频的形式在客户端做了展示,施工严格按照这套标准进行,不能随意改动。不过,尽管客户不能改变底层工艺,但可以提出调整外形的要求,从而在严守质量关口的同时满足客户的个性化、定制化的需求。客户也可以通过这些图片和视频,很轻易地对比施工进展是否符合标准。


施工工序的标准化和图片化


简单来说,嘿装咻不仅仅只提供一个戏台,更是熟知和挑选了戏班子里的每一个生旦净丑,用被行业证明是最优质最经典的标准设定了剧本框架,从而有能力确保整出戏的质量。

装修市场需要什么样的互联网方案?


互联网一向是以“破局者”的面目出现在传统行业之中的,但在家装行业中,大多数互联网平台却似乎一直没有真正解决传统装修市场的痛点。包括土巴兔和齐家网在内的多家知名互联网家装平台都在今年身陷投诉风波。正是这些投诉,剥去了不少互联网家装平台那层金光熠熠的“互联网”新衣,现出了老态龙钟的真身。


根据新华网此前的报道,上海一位与齐家网发生纠纷的李姓消费者,在维权时才认识到该平台的模式是:接活、买材料、找装修队承包施工,而这“和传统的装修公司一模一样,又谈何互联网家装?”


一些互联网装修平台并未对传统产业链做出太大创新


那么,怎样利用互联网才能算是真正为装修行业解决了痛点,创造了价值?


互联网的首要价值应在于装修行业的流程再造,而非简单地把数以万计的设计师、材料和装修公司“整合”到平台上。


孙新法表示,用“互联网+”做所谓的“资源整合”其实是个伪命题。作为已经在装修行业有了二十余年市场经验的深耕者,他深知“互联网+”的打法根本无法化解行业的利益链条。嘿装咻的打法其实是“+互联网”:嘿装咻作为互联网装修平台,是建立在深耕装修市场多年的基础之上。“严选”模式之所以能在嘿装咻这个平台上奏效,正是得益于此。


流程再造上嘿装咻也别出心裁,把装修过程搬上互联网,让整个闭环都更为透明了;一起做精装修多年的师傅也在平台上被“共享”了;人工智能的搜图能力也被及时利用了起来去帮助客户定位所看到的材料的品类和报价;还借力了微信的巨大用户量,消费者听了材料商的推荐后,只需轻松一扫就可以进入嘿装咻的公众号……

互联网装修未来动向


嘿装咻的自营垂直化服务,也避免了当前很多互联网装修平台的品质控制不足的问题。新华网的报道还显示,家装公司跑路已经在不少互联网家装平台上屡见不鲜,例如齐家网单是针对北京地区的装修公司跑路事件前后就已经大概赔付了300多万;齐家网董事长兼CEO邓华金回应称,毕竟跟齐家网合作的大概有1万多家装修公司,市场上总是有经营好坏之分的。


此话虽有条有理,但如果连装修公司在施工期内的存续都无法得到保证,就更遑论保证施工质量了。这也是为何嘿装咻不满足于做材料商和设计师的全共享平台,而把自营的垂直模式作为了平台基础的一个原因。工程最上游的设计工作,是通过把深圳这个“设计之都”的业内高手变为项目合伙人的方式,从而达成深度设计;嘿装咻平台上的每一单,都是由嘿装咻自身的团队负责施工,施工方为直接负责方,杜绝了推诿扯皮。


土巴兔与齐家采用的都是外部装修公司承接业务的方式


但和同样主打垂直自营的“爱装修”不同,由于有了来自材料商和设计师的渠道,嘿装咻的获客压力更小。而“爱装修”缺少来自线下渠道的客源支持,不得不走互联网企业“赔本赚吆喝”的老路,在获国美投资之前的两年里,A轮融资的6000万加上B轮的1.35亿,总计已烧去近2亿。


可以说,嘿装咻作为一个地区性的知名装修品牌,之所以敢在互联网装修平台的洗牌期决定投身其中做互联网转型,在于嘿装咻找到了突破点,并有足够的行业资源积淀来把这个模式玩转。


嘿装咻也在给互联网装修2.0时代的玩法提供新思路——互联网也必须打好线下的基本功。毕竟这是个连市场渗透率高的电商都已经意识到存亡危机,提出“新零售”要融合线上线下的时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