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后补充代理意见(装修装饰合同纠纷)

扬州市江都区韩玉军律师2020-09-05 08:38:39

尊敬的审判长,人员陪审员:

本人受甲的委托,江苏**律师事务所的指派,担任被告(反诉人)的诉讼代理人,通过第一次开庭后,本代理补充如下的代理意见:小程序

一、针对砌墙砖1050元应当扣减。在工程造中第18项,有施工项目“砌墙砖”,价格1050元,该价格含所有砌墙砖价格,然在决算单上半包增加第二项瓦工部分增加9个平方,单价150/平方,合计1350元。被告认为应属于重复计算,由于原告施工不符合规范,其责任在于原告,所以因原告责任返工的应由原告承担,而不可重复计算,为此由原告对其免责举证,否则应予以扣减

二、针对墙纸面基层3220元因未油漆两面应扣减3220元。原告在开庭中陈述由于墙纸面基层施工不可能达到三底两面施工要求,故按三底施工,其价格也仅以28/平方计,故不同意扣减。被告当庭认为合同造价表中明确约定“墙纸面基层,28/平方,230平方,三底两面,合计6440元”,该约定应当严格执行,因该合同价格表中对墙纸面基层施工要求给予了明确,其价格组成明了,不存在误解,原告应当诚信施工。即使存在不可施工,如执行不到位,则应当扣减因未履行三底两面而多计的部分。被告按28/平方的对折价格主张返还是有事实与法律依据的。

庭审中原告及审判长取笑被告及代理人,即错误地取笑被告认为主张严格按合同施工,那么所有施工项目都应当按合同施工,连变更的增减项也不允许,如“封挂衣橱上口”等都应当由原告施工。被告认为审判长的理解与被告辩解属于不同层面,被告是“针对墙纸面基层6440元因未油漆两面施工应扣减3220元”,其因为有明确的价格约定组成就应当按合同三底两面施工,如达不到或不可能则应当扣减当初的造价表中的单价。而原告及审判长认为是基于对整个合同是否严格履行层面,错误地认为原被告应全部严格按合同各项施工、各项计价,因为预算合同仅为预算,是不正式的单价约定。

综上,合同中约定“三底两面”,且按“三底两面”结算价格,最后没有做到“三底两面”,应当扣减。

三、针对重复计算的“贴砖”价格。在工程造价表中对所瓦工帖地(墙)砖都规定55/平方,该地(墙)砖为广义的概念,不区分地(墙)砖品种、规格。而实际施工中原告通过欺诈、胁迫方式对厨卫、客卫、主卫中的加工砖加价,根据整个结算单存在虚假性推断(双方已开庭时自认存在结算单错误)由点到面分析全案,即然有合同单价约定,不应再行加价,作为原告为专业施工应当早以预见,而被告非专业根本没有预见,为此在原告没有提前告知的情况下,不得随意借口增价,否为超出善意被告的合理预期,应予扣减。

四、针对违约。不应当以被告的全额付款对抗原告工期违约,如被告存在违约,两者是不同违约程度的违约责任,两者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且不可互抵,但可以各自主张。

原告对其延迟完工也可以提出相应证据证明曾履行过抗辩,但原告至目前没有相应的延迟交付完工抗辩正当理由,更没有相应的证据能支撑其说辞

到目前被告总付款已过50%付款进度,不存在再付余款的条件,因为余款40%的条件是完工,而原告至目前还没有完工,通过第一次开庭,原、被告对开庭笔录签字认可有车库等没有施工,更不存在交付验收,故被告不存在违约给付钱款。

相反,造成被告至今不能完全进住房屋,原告存在严重违约,因不即时施工,延迟施工、交付,其证据有合同的约定工期,有被告实际承租的房租为证据,足以证明被告的损失存在。由于合同对原告违约的违约责任约定不明,被告主张按实际损失即房屋租金符合法律规定

至于原告陈述空调没有即时到位、物业许可施工等理由,原告为此根本没有相应的证据,仅凭口头辩解不予认可。相反,被告早已将相关物资筹备好,待原告通知进场施工。

所以原告因业务较忙,故意拖延施工,存在严重违约,应当赔偿被告的房租损失被告不构成违约,被告的行为是行使抗辩权的结果,且抗辩权的行使并不足以影响原告的施工,原告不得以此为由迟延交付完工。因为纯金钱之债给付与履行施工行为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除非两者之间存在不可逾越的施工障碍否则原告因不存在无力克服的困难而应承担违约责任

五、强调《造价表》具有确定性、,《结算表》内容不具有真实性在造价表中最后说明部分明确载明1、本预算以施工图纸为依据,图纸不详部分不在本预范围内,2本工程实际施工项目以预算为准,预算不含部分作为工程变更。3、本预算不含---(材料),4、本预算及施工手册是本工程施工合同的附件之一,双方签字确认”。这足以说明《工程单价》中的单是确定的,图纸中含有贴砖也是确定的至于结算单的确定性,原告当庭也认可存在应扣减项、存在不符合事实的诸多情况,以点带面,足以说明这份结算单不符合当时签字时的客观状态,被告签字时也没有认真仔细看,原告存在欺诈,故应当按实际计算价款。

六、最后。原告的违约是显而易见的,原告没有履行抗辩权的任何充足证据。被告没有按时点付款是履行抗辩权的结果,其证据在于合同约定的违反(如施工人员资质、进度节点报检、完工时间等)。在两者之间被告的抗辩更具有合理性与高度盖然性。加之《结算单》存在欺骗情形,更何况原告在合同未完全履行交付验收合格的情况下不符合付款条件,故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而支持反诉人的诉讼请求。